第30章 四目膠著

更新時間:2019-12-18 11:00:00 作者:陌上楊柳 字數:2565

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,喬喬下課后直奔柯教授家。

  一打開門,她就看到地上胡亂放著的一雙泥濘鞋子,不像柯教授平日的整潔風格。

  她走向客廳,客廳沒人,她輕喚:“柯教授?”

  沒人應答,四周靜悄悄的。

  難道在衛生間?

  穿過客廳,她來到衛生間門前,抬手敲門,結果還是無人應答。

  就在這時,她發現,臥室的門敞開著……

  雙腳不知不覺朝著臥室挪去,挪到一半,她閉上眼睛,警告自己:

  那里不屬于自己,自己不應該涉足,哪怕瑞朵不在!

  她睜開眼睛,上前幾步,帶上臥室的門,果斷離開。

  或許柯教授在休息,不想被人打擾。

  下午,喬喬在書上看到一則名人小故事。

  故事講述的是,一位已婚作家,夫妻二人琴瑟和鳴,但后來作家因為工作關系,結識了一位富有才情的女畫家,二人互相吸引,走到一起。

  之后,私情暴露,作家欲與女畫家私奔,遭到女畫家的果斷拒絕——她想得到一份名正言順的愛情,需要婚姻的保證。

  因為女畫家知道,婚姻才是男女愛情之間合法的結合。

  若無愛,婚姻則像墳墓。若無婚,愛若浮萍,永無根。

  如果選擇私奔,作家什么保證也給不了她,包括婚姻,所以她痛下抉擇:“各據一城,永不相見。”

  喬喬記得《簡愛》中的簡說過一句話:

  我確實愛你,從沒這么愛過,但我絕不能表露和縱容這種感情。這是我最后一次表達。

  簡活成了許多女性仰慕的典范,比那位女畫家活得還要自尊、精彩。

  所以簡也永遠活在喬喬心中。

  放下思緒,她開始打掃衛生,再做飯。

  等兩菜一湯都端上餐桌,她才解下圍裙。

  要走之前,還是跟柯教授說聲再見較為穩妥,于是喬喬走到臥室前,敲響了門。

  篤篤篤……

  可是,敲了半晌,也沒有回音。

  她蹙起眉頭,轉身欲走時,忽然想到上午柯教授沙啞的嗓音,和衣服被淋濕的樣子……

  一個碩大的字突現在腦海:病!

  想到這里,她再次抬手,用力敲門。

  咚咚咚!

  但,依舊沒有回音。

  瑞朵今天出差了,不在家,家里只有柯教授一個人……

  猶豫幾秒,喬喬還是打開了臥室的門。

  站在門口,她將聲音抬高:“柯教授!柯教授!”

  沒有聲音。

  透過客廳的亮光,她發現柯教授平時穿的拖鞋散落在床邊,其中一只還甩了很遠……

  這也不符合他平日的作風!

  這令她的內心焦急起來,她再次呼喊:“柯教授!你再不說話,我真進去了!”

  依然沒有聲音!

  喬喬果斷進入臥室。

  她摸索著按開燈,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柯遠,他穿著上午淋濕的那身衣服,頭發已經干了,但臉色卻通紅。

  可能因為燈光的刺激,他的眼睛微微睜了下,但又迅速合上:“你……”

  聲音十分沙啞,后面的話,喬喬一個字也沒聽到。

  但有一點她知道,柯教授病了,而且病得很嚴重。

  她有點慌亂,深吸了幾口氣,才冷靜地走到柯遠身側,抬手摸他額頭。

  燙!

  打了一個激靈,她縮回手,看著柯遠迷迷糊糊地又閉上眼睛,她心里暗呼:不好,他發燒了!

  看著柯遠潮紅的面色,她急忙轉身離開,推開書房的門,直奔藥箱的位置。

  她記得柯遠說過,家庭小藥箱在書架最下面的位置。

  她翻到藥箱,取出體溫計,又急匆匆地返回臥室。

  喬喬顫抖著指尖,解開柯遠的扣子,一顆,兩顆……

  忽然,手腕被一只滾燙的大手握住:“別……動!”

  喬喬怔忡了一下,隨后,用另外一只手撥開柯遠的手腕,一手解開他的襯衣,一手拿起體溫計朝他腋下塞去。

  指尖觸及他皮膚的時候,她的心咯噔一跳,慌亂與羞澀的情緒齊齊涌來。

  她紅著臉,按緊柯遠的胳膊,讓他夾住溫度計,心砰砰地跳著。

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喬喬坐立不安地等待著。

  待時間夠了五分鐘,她才抽出體溫計,扯過被子直接給他蓋上,看了一眼溫度計。

  39.5!

  這么高?!

  她嚇了一跳,手抖了抖,體溫計差點摔在地上。

  有那么幾秒種的時間,她是六神無主的,但很快,她又鎮定下來,撥打了瑞朵電話。

  “對不起,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!”

  關機……

  喬喬下意識去看床上的柯遠,只見男人緊閉著眼,額頭冒汗,臉頰通紅。

  她迅速低下頭,撥通了120的號碼,講明情況后,又百度了退燒的辦法。

  酒精退燒……

  仔細看完退燒的注意事項,她迅速沖進書房,從藥箱里面取出酒精和棉簽,返回臥室。

  把東西放到床頭柜上,她顫抖著雙手掀開柯遠的被子,要將柯遠剩余的襯衣扣子全部解開。

  她閉了閉眼睛,默念:救人要緊!

  襯衣被解開,男人的身材在她眼前一覽無余。

  她看到柯遠身上沒有那么強健的八塊腹肌,但隱隱約約有鍛煉的痕跡。

  喬喬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些燙。

  中途,柯遠迷迷糊糊幾次睜開眼睛,張了張嘴,但最后又無力地昏過去,她還能讀出柯遠的嘴型是:“別動!”

  拋開羞恥心,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開了腰帶。

  等最后扒下濕淋淋的褲子時,她已經出了滿身的汗。

  還有一條平角內褲……

  她深吸一口氣,聞到他身體的氣味,是雅致與荷爾蒙交混的男人味。

  她心跳漏掉半拍,棉簽從指尖脫落,落到地上。

  喬喬只好重新拿出一根蘸好酒精的棉簽,給柯遠擦試降溫。

  腋窩,脖子,大腿內側,腳心……

  這時,柯遠雙臂環起,渾身蜷縮起來,牙齒打著顫,嘴中含糊不清地喊著:“冷!”

  她迅速給他蓋好被子,再次測量體溫,

  39.3……

  竟然沒有降下去多少。

  她捏緊衣袖,咬著牙,心里越來越焦急,時不時地看一眼墻上的鬧鐘,半個小時過去了,卻還沒有聽到急救車的動靜。

  她再打電話過去時,卻只聽見護士不好意思的解釋:“所有急救車都被派出去了,您可能還要再等一會兒。”

  “那怎么辦?”

  “如果有的話,可以給病人吃個布洛芬退燒藥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喬喬剛才百度的時候,有查到這個退燒藥,藥箱里有,但她不敢用。聽到護士說起,她還是不放心地問了句:“治療發燒,這個真的可以嗎?”

  “您先按說明書吃,如果燒退了,就不用再來醫院;如果沒退,要馬上來醫院治療。現在救護車接了車禍和患心臟病的病人,暫時抽不出空……抱歉!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放下手機,她從衣柜里找出柯遠的睡衣,要給他換上。

  掀開被子,男人的春光乍現在眼前。

  她猛地閉上眼睛,雙頰映上通紅,心怦怦亂跳。

  那一瞬間,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果體畫從她腦海中掠過。

  該看的,不該看的,她都看到了。

  繁雜的念頭在腦海里翻滾。

  他是病人,你是為了照顧他,你是為了照顧他!

  她深深地吸一口氣,趕走多余的想法,先給柯遠套上左臂衣袖,再將他的頭抱起,將右邊的袖子從男人身下拽過,一步一步……

  她累得額頭浮起一層細密的汗珠。

  俯下身時,她嗅到了他雜亂沉重的呼吸,急促,有些粗;還嗅到一點被雨水淋濕過后的淡淡香水味,很淡很淡,不仔細聞都聞不出來。

  這下,她的臉更燙了。

  她迅速將他頭放下,忽然,柯遠睜開眼睛,她在他的瞳仁里清晰地看到了趴在他身上的自己……

  剎那間,四目膠著,空氣凝結。
( ←快捷鍵 首頁 上一章 返回目錄頁 尾頁 快捷鍵→ )
娱乐电玩城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