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沉住氣

更新時間:2019-12-16 11:00:00 作者:陌上楊柳 字數:2124

渾身濕漉的柯遠推開夜店門,就直奔昨天晚上楚圣源開的那間包廂。

  一腳踢開門!

  女人一聲尖叫,迅速用被子將自己包住,嚇得花容失色,當看清是柯遠時,臉色微微有些緩和。

  楚圣源還躺床上呼呼大睡,一絲不掛。

  柯遠一把將他從床上薅起,大聲喝斥:“楚圣源,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?”

  女人見勢不妙,立即抱上衣服,一溜煙沒影了。

  “干什么?”楚圣源迷迷糊糊地睜開眼,雙手去推柯遠的手:“頭暈腦脹的,再讓我睡會兒。”

  “再睡!主任的位置沒了!”他松開手,一把將楚圣源扔回床上,頭發上淌著的水滴到楚圣源臉上。

  “什么?”

  楚圣源這下清醒了,眼睛也睜了開,他用手拍拍昏呼呼的腦袋,低頭一看自己——什么也沒有穿。

  他立刻抓過被子蓋上自己,轉眼看墻上的鐘表:“靠,十點了!”

  這下不用柯遠催促,他自己就立刻竄下床,赤著腳胡亂套上衣服,去衛生間洗漱,臨了還不忘噴點香水……

  柯遠一把將他從衛生間里拽出來。

  雨還在下,整座城市陷入一片霧氣朦朦之中。

  院長辦公室里,一片安靜。

  柯遠推了把不敢進的楚圣源,叮囑他:“沉住氣!否則主任的位置就沒了!”

  楚圣源一個跟頭差點栽進去,他不好意思地朝院長嘿嘿直笑,而柯遠則早已關上門。

  柯遠回到辦公室,就一個勁兒地打噴嚏。

  老劉和張姐湊過來,一臉關心地問:“淋感冒了?要不回家休息休息?”

  他搖了搖頭,從口袋拽出手帕,卻發現手帕也已經濕了,他只好放回到口袋,拉開抽屜,掏出面巾紙,把臉上的水擦了一遍,再簡單地摩娑了下頭發,才說道:“下午有課。”

  要不是今天是楚圣源宣布就職的日子,他真想揍這小子一個鼻青臉腫,躺在地上爬不起來。

  看著柯遠臉色難看,張姐和老劉互相使了個眼色,離開了。

  張姐坐在老劉對面,兩人閑聊著:“聽說那個什么理歐弟子,要去昆城開下一場演唱會。”

  老劉搖搖頭:“聽說,你家女兒被他迷得暈頭轉向的!”

  “可不是,她買了票,非要去看下一場。”

  老劉一邊整理桌上的資料,一邊嘆氣:“現在年輕人的思想,我們真是跟不上了!”

  “是啊!”

  張姐看了眼已恢復平靜,正低頭看教案的柯遠,起身湊近老劉,小聲說:“聽說會議室里,院黨委、系黨委都在……意見很大!”

  斜對面,桌后的柯遠喝了杯熱水,噴嚏倒是不打了,他稍稍安下神,夾著教案朝教室走去。

  他臉色疲憊,勉強地講述著犯罪心理學的課程,嗓子沙啞。

  講了一會兒,柯遠扔下一句“你們把PPT上的案例預習下”后,就頭也不回地離開教室。

  這次,他沒有回辦公室,而是直接回家,沖了一個澡,就躺到了臥室的床上。

  今天,瑞朵出差了。

  .

  教室里,安妮悄聲和喬喬說話:“教授渾身濕漉漉的,嗓子也啞了,八成要感冒。”

  喬喬握著筆,微微用力,但她的臉上依然平靜:“人吃五谷雜糧,難免生病。”不過,她的心卻是揪了起來,一個聲音回響在耳邊:“教授病了,而自己卻無能為力。”

  “發什么呆?”

  “我在想那個謀殺案。”

  “哪個?”

  “兇手殺死夫婦二人的謀殺案,聽說教授也參與了鑒定。”喬喬心不在焉地說。

  安妮還要再問什么,喬喬卻已經戴上耳機,認真看起了柯教授劃的知識點。

  .

  此時,院長辦公室,傳來一陣陣如雷的咆哮。

  “楚圣源,你今天官宣,昨天還泡了一晚上的夜店,要不是柯遠拽你起床,你是不是現在還在……還在……哎!”院長氣得臉色鐵青,最后都羞得說不出口。

  副院長也嘆了口氣:“看看這任命書,馬上就要貼出去了……你,你太讓我們失望了!”

  “下不為例,下不為例!”楚圣源連連作輯。

  “柯遠不想當,給你放水,我們也希望你能給學校帶來一些新的氣象,卻沒想到你竟然這么不靠譜!院黨委那里,弄得我和院長豬八戒照鏡子,里外不是人。我們把你捧得高高的,你倒好,把我們兩個摔得死死的!”

  副院長恨鐵不成鋼地擺擺手,無力地說:“你出去吧!”

  “那我……”

  “現在只能等校黨委的會議了。因為我們兩個有包庇你的嫌疑,這次會議不讓我們參加!明白嗎?”副院長嫌棄地把楚圣源向外轟。

  楚圣源雙手合十,祈禱著:“原萬能的神保佑我吧!昨天剛和老爸通過電話。”

  走出院長辦公室,他乖乖地站到不遠處,想第一時間等到消息,但看到自己渾身濕漉漉的樣子,又想起辦公室里好像還有一套學校的工裝。

  跑回辦公室,換工裝,又折回院長辦公室門口,他靜靜地等著。

  透過窗子,副院長看到楚圣源老實下來的樣子,沒再理他,只是砰的一聲將窗子關了。

  楚圣源搭著走廊上的欄桿,瞇眼盯著天空中飄落的小雨,細細的,像一串串蠶絲,連接著天與地。

  可是這樣的雨絲卻變不成蠶絲,更不能織成自己的遮羞布,掩蓋昨天與今天的一切壞事。

  他希望院黨委看在自己這么有誠意的份上,能夠給自己一個機會。

  度日如年!

  楚圣源趴在欄桿上,等了半個小時,卻像等了一個世紀那樣長。

  半響,他不甘心就這樣坐以待斃,干脆直接去了會議室。

  結果剛走到會議室門口,就聽到大家正在討論自己的事情。

  他想到柯遠的叮囑:“沉住氣!否則,主任的位置就沒了!”

  他將手放下來,半天都沒有敲響會議室的門。

  思索幾秒后,又盯著關得嚴實的門,想著要以自己平時的脾氣,一巴掌就拍開了,哪有這么多的氣受,大不了拍屁股走人。

  可是他跟老爸是有賭約的……

  搓搓手,楚圣源接到了柯遠的電話,只聽得柯遠的聲音嘶啞疲倦,道:“不要去會議室,在院長辦公室等消息,沉住氣!”

  柯遠就像楚圣源肚子里的蛔蟲,他要做什么都能料到。

  楚圣源掛了電話笑了笑,轉身往回走去。

  剛走到院長辦公室,恰巧,門就打開了。
( ←快捷鍵 首頁 上一章 返回目錄頁 尾頁 快捷鍵→ )
娱乐电玩城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