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起初不經意的你

更新時間:2019-12-11 11:00:00 作者:陌上楊柳 字數:2108

柯遠夫婦走進茶廳,瑞朵尋了處僻靜角落落座。

  她身側的墻上垂著一大簇紫藤,一絲清香淡淡襲來,花人姣相映,風情各不同。

  瑞朵今天穿了身旗袍,長發用一枚銀簪挽成一個高螺髻,多了幾分平日里沒有的淡雅。

  她坐在柯遠對面,雙手優雅地搭起,托住下頷,眼睛流連著茶廳里的紫藤,掠過形形色色的人。

  她在欣賞這里的風景。

  格麗茶廳對她來說,是一道浪漫的風景,這家茶廳開了多久,她就來了多久。

  忽的,一道特別的風景映入瑞朵的眼簾。

  她呆了下,繼爾默默注視。

  良久,才放下手,語氣不酸不楚地慨嘆道:“我家雇了一個大美女啊!”

  “你說什么?”柯遠一邊看菜單,一邊抬頭看向瑞朵,眼神充滿著寵愛。

  “呶,你看看,那是誰?”瑞朵用眼睛瞟了眼喬喬和阿石的方向。

  喬喬和阿石正在說話,阿石不知講了什么,逗得喬喬笑了起來,笑聲清脆婉轉。

  柯遠教授順著瑞朵的目光瞅了眼,很快回頭,不以為然地繼續看菜單:“還是老樣子。”

  瑞朵沒回話,似乎有些心不在焉。

  她一手扶著披肩,一手攪著早餐茶,時不時看向喬喬和阿石的方向。

  突然,她停下動作,詭異地盯著柯遠,小聲道:“說實話,喬喬很美,你們天天見面,怎么沒見你動心?”

  柯遠一愣,淡然地笑:“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太多風流,不如眼前。”

  “又拽!”瑞朵打趣他,心情卻好了不少。

  一個沒注意,一滴茶湯落在她的披肩上,她低訝一聲,只見柯遠已經抽出餐巾紙,傾身替她揩過。

  “真不動心?”瑞朵瞧著他的動作,又問。

  “萬花嫣然,只摘一朵,此生足矣!”

  柯遠又拽了一句,笑著推推眼鏡:“我可沒有余力去寵另外一個女人,這個答案你滿意嗎?”

  瑞朵垂下頭,笑了下,抬眼時眼睛卻又不自覺地看向另外的兩個人。

  阿石正在為喬喬溫柔地遞甜點,那一雙纖長的手十分漂亮,竟然一點也不像男人的手,白得像雪。

  瑞朵看呆了幾秒。

  似乎注意到有目光注視著自己,阿石抬頭,撞上瑞朵的眼神。

  他只看了一眼,便繼續和喬喬說笑,又拿過一塊甜點遞給喬喬,極力推薦:“這個味道不錯。”

  紫藤墻外,櫥窗下。

  蘇尚未漫不經心地行走著,他像平時那樣看了眼格麗茶廳墻上的紫藤,注意力卻被紫藤下的一對男女吸引住。

  一個是正微笑著品嘗甜點的喬喬,一個是風流倜儻的小提琴明星阿石。

  郎才女貌,宛如璧人。

  他不禁頓住腳步,轉身走向茶廳的大門。

  只是剛抬腳邁上臺階,他又縮回腳,再次來到窗下,望著紫藤下巧笑嫣然的喬喬,他微微一笑。

  餐廳內傳來的音樂依舊是《愛你在心口難開》。

  愛你在心口難開

  每天每夜我都在想你……

  .

  盡管喬喬只是穿著普通的運動裝,梳著最土氣的馬尾,但她眉宇間的淡然與寧靜卻永遠讓蘇尚未心馳神往。

  她就像那個塵世之中,開著的潔白蓮花,遺世而獨立!

  他看著笑容恬靜的喬喬,想:或許這樣也不失為一種觸不可及的美好。

  歲月靜好,唯你安寧。

  蘇尚未佇足在窗下,直到喬喬和阿石并肩離開,才走進餐廳,坐到剛才喬喬坐過的位置上。

  他閉上眼睛,想起第一次遇見喬喬的時候。

  那是一個秋天的黃昏。

  學校兩邊種著筆直的銀杏樹,像衛兵佇立,十分整齊,秋風吹來,樹葉稀稀落下。

  他背著吉他,騎車準備離開學校。

  經過銀杏樹旁時,卻發現一個女生背對自己,蹲在那里挑撿著落在地上的銀杏葉,撿一個,寫一點字。

  他想,應該是做書簽吧。

  他騎車經過,身后一道撲通聲驟然打斷他愜意的心情。

  他扭頭,發現女生懷中的書掉到一旁清澈的水渠里。

  他下意識雙腳著地,停住車子,想要上前幫忙,卻發現女生已經以極快的速度將書從水中撈起。

  不遠處,跑來一個圓臉女生,朝著那女生喊:“喬喬,你又撿葉子,再撿就裝不下了!”

  蘇尚未這才明了,那女生,原來是心理系的學霸兼校花——喬云夢。

  蘇尚未看著喬喬轉身和圓臉女生離開,轉身時,懷里掉下一枚銀杏葉。

  不知為什么,蘇尚未鬼使神差地從自行車上下來,將那枚掉落的銀杏葉撿起。

  Reddust(滾滾紅塵)

  Atfirst,youwerecareless。(起初不經意的你)

  “是英文歌詞。”

  他持著銀杏葉,凝視著那字跡良久,才微微嘆息一聲,小心翼翼地將葉子夾進自己的音樂曲譜中。

  此后,蘇尚未就開始關注起了喬喬的日常。

  一枚銀杏葉,失落一顆心。

  他默默關注了她三年,而他從未走進她眼中。

  “先生,需要點什么?”侍者走過來,打斷蘇尚未飄遠的思緒。

  “一份提拉米蘇,一份牛奶。”

  蘇尚未剛點完,就看到瑞朵與柯遠相攜離開餐廳的身影。

  聽到聲音,瑞朵不經意地掃過蘇尚未的位置,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,然后迅速回頭,離開餐廳。

  蘇尚未向侍者說:“我要點首歌。”

  侍者為難道:“剛剛已經有人點了《愛你在心口難開》,要不下一首?”

  蘇尚未從口袋掏出幾張老人頭放在桌上,看得侍者驚訝了下,利索地伸手拿過,笑容滿面地說:“馬上就放!先生,你要放什么?”

  蘇尚未側頭望著墻上的紫藤,說:“《滾滾紅塵》。”

  幾分鐘后,曲調悠揚的《滾滾紅塵》響起。

  起初不經意的你,

  和少年不經事的我……

  .

  蘇尚未的思緒再次回到三年前的時光畫幕里。

  喬喬撿樹葉,掉書,撈書,掉書簽,她離開,他撿到書簽……

  他輕輕從口袋里掏出塑封好的銀杏葉,放在掌心仔細觀賞。

  這葉子依然如三年前一樣,顏色、字跡絲毫未曾改變,只是封在這個透明的時空之中。

  他小心翼翼地摩娑過覆蓋葉子的薄膜,指尖停在那兩行字上。

  Reddust(滾滾紅塵)

  Atfirst,youwerecareless。(起初不經意的你)
( ←快捷鍵 首頁 上一章 返回目錄頁 尾頁 快捷鍵→ )
娱乐电玩城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