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出淤泥而不染

更新時間:2019-12-08 11:00:00 作者:陌上楊柳 字數:2315

熟悉動人的音樂響起。

  《愛你在心口難開》響徹在整個音樂廳,全場沉寂下來,觀眾們舉著熒光棒,有節奏地晃動著,還有的人嘴上也跟著輕哼。

  阿石牽著喬喬的手走到舞臺中央,他拿起主持人遞過來的話筒,輕唱著這首歌,腳步緩緩移動,喬喬也跟著他的步伐移動。

  喔—耶—愛你在心口難開,

 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?

  喔—耶—愛你在心口難開,

  喔—耶—一天見不到你來,

  就好像身邊少了什么。

  ……

  喬喬強裝大方地隨著他的步伐移動著腳步。

  盡管不自在,但她依然面帶微笑,那微笑溫和嫻靜,像是揉了春天最溫暖的風,蕩漾在每個人的心田。

  臺下的安妮揮著熒光棒,頭戴牛角卡,大聲喊:“喬喬,你太美了,我愛你!”她興奮熱烈得像一只發情的小母雞。

  臺下又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。

  可能是心中緊張的緣故,喬喬跳著跳著,一不小心踩到阿石的腳上,還扭了腳,她趕緊抱歉:“對不起!”

  “沒事。”阿石安撫地朝她一笑,在觀眾看不到的角度做了一個手勢。

  舞臺上的燈光隨之暗了下來,亮度足夠讓觀眾接受的同時,更有一種神秘的美。

  喬喬隨著阿石的步伐旋轉,表情自然,看起來似乎沒有受過傷一樣,盡管她已經疼得額頭冒汗……

  蘇尚未怔忡地望著舞臺上的喬喬。

  舞臺微光下那美麗的伊人,清揚婉兮,巧目盼兮,集神秘、美麗、性感于一體,看起來是那樣的潔凈,像是佛前的一朵蓮,花開無言,花落無語,永遠與世無爭。

  他起身,來到售花處,挑了一束99朵的百合,看了一會兒,又將百合扔了。

  蘇尚未記得音樂廳后面有一處水池,以前他來過。

  于是他迅速跑到后面水池邊,赤腳跳入水中,摘了一朵開得正艷的白蓮,連鞋都忘了穿就跑向大廳。

  希望這一首曲子還沒有結束。

  但當他氣喘吁吁地跑回會場時,卻發現曲子已停,喬喬和阿石正在臺上旋轉跳舞,一黑一粉,男的炫酷,女的婀娜,喬喬小鳥依人地靠在男人的臂彎下,舞步輕旋,裙子也跟著轉成喇叭狀,黑發再次飄起,明眸仿佛匯聚了今夜的所有星光。

  他們周圍鋪滿一層又一層云團光暈。

  他站在臺階上呆呆地看著,手中白蓮上的水滴滴嗒嗒地落了下來,一滴,一滴地滴在臺階上,其間還混雜著絲絲紅色……

  他赤著腳走回座位,白色的衣上沾染了些泥巴,心中隱隱失落。

  忽然,耳邊傳來安妮的聲音:“蘇尚未,出來!”

  他走出2排,眼神無光地問:“有事?”

  “沒事,你摘花做什么?趕緊送出去,馬上結束了!”安妮扯著蘇尚未就往臺上跑,跑到臺下時卻被保安攔住了:“不能進!”

  安妮罵:“我們是送花的,喬喬是我的閨蜜兼室友,他是喬喬同學,怎么就不能送了?”

  保安斜睨著蘇尚未,手上拿著電棍,輕蔑地說:“看看,衣冠不整,鞋也沒穿,不能上臺。都回去吧!”

  “狗眼看人低!”

  安妮罵了一句,扯著蘇尚未往回走,直接拽著他走出音樂廳。

  大廳外,燈光明亮,她盯著全身上下臟兮兮的蘇尚未,還光著腳,氣急敗壞地問:“你做什么?摘什么蓮花?送束玫瑰不就行了?”

  “不,蓮花才配喬喬,正如蓮花出淤泥而不染。”蘇尚未恍惚著說道。

  “死心眼!”安妮氣得直跺腳。

  忽然,她眼睛一亮:“我有辦法!”說著,就扯著蘇尚未來到售賣零食的小哥前,掏出一千塊扔在吧臺:“借你衣服鞋子穿一下!”

  未等零食小哥回應,蘇尚未就搖搖頭:“我有潔癖。”

  安妮這時也才想起蘇尚未有這個臭毛病,一咬牙,扯著他沖向了會場,要不然,就來不及了。

  果然,這時音樂已經結束,而且已經有人在獻花了。

  獻花的不是別人,正是柯遠夫妻,四人正在合影,一眼看過去,俊男靚女,十分般配。

  阿石勾人攝魄的眼神,和柯遠寧靜致遠的淡泊;

  喬喬清純干凈的美,與瑞朵成熟風情萬種的韻味。

  臺下不自覺響起陣陣掌聲。

  議論隨之而起:

  “校花輾壓女神啊!”

  “就是!”

  “校花滿足了我對下凡仙女的幻想!”

  “艷壓女神!”

  “秒殺!”

  安妮走到保安身邊,低語:“剛才有個小偷,還有一個帶刀的,我擔心是鬧事的,你們趕緊處理一下。”

  接著,又走到另一個保安跟前:“我是粉衣女生的閨蜜,合影的是我們學校的教授夫婦,快讓我們上去,這是我們的約定。”

  “啊?考慮一下。”

  “再考慮就散場了!”安妮推了蘇尚未一把,自己也隨之沖去,保安剛想喊,發現已經晚了,大庭廣眾之下,他又不好做什么,只能眼睜睜看著安妮和蘇尚未闖上舞臺。

  安妮興奮地拽著蘇尚未來到舞臺,將手中的玫瑰塞給喬喬,又推了推蘇尚未:“快,送你特地摘的花!”

  荷花還滴滴嗒嗒地淌著水,蘇尚未臉紅了,握著蓮花的手有些抖,倒是瑞朵提醒道:“喬喬,接花,我們再合張影。”

  喬喬接過花,感覺花柄有些粘濕,她微微側頭,發現花柄上有些血跡,不動聲色地擺出微笑的造型,閃光燈一陣陣閃過……

  合影后,蘇尚未第一個走下舞臺,不知為何,他莫名地有些失落。

  喬喬,就像觸不可及的仙女般,明明就在眼前,卻是那樣的陌生,明明看起來伸手就可以夠到,卻總是感覺自己的手臂不夠長。

  安妮高興地挽著喬喬:“你不知道,你在舞臺上有多美!簡直驚艷了整個音樂廳!”

  她湊近喬喬,低聲道:“你比瑞朵還美,你純凈無暇,而她卻只是風情萬種。”

  “嘶……”

  走下舞臺,喬喬終于疼得堅持不住了,喊道:“安妮,扶我,我腳受傷了。”

  安妮一個人撐不住受傷的喬喬,剛想讓蘇尚未背喬喬,卻只看見蘇尚未遠去的背影。

  這時,換了一件外套的阿石走了出來,走到喬喬下面的臺階,霸道地拽過喬喬的胳膊,將喬喬背在身上,然后疾步向外走去。

  看得還未散去的粉絲們再次尖叫起來。

  “他們是熟人吧?”

  “可能是一見鐘情呢?”

  “這世間哪有那么浪漫的事?”

  “我好想變校花啊!”

  “啊,好羨慕!”

  身后,瑞朵臉色發白地指著他們,扭頭問柯遠:“阿……喬喬怎么了?我們用不用上去幫忙?”

  “輪不到我們。”柯遠擁緊瑞朵,走向后臺。

  后臺,阿石的隨身醫生正在為喬喬診斷。

  瑞朵羨慕地說:“喬喬很幸運,得到這么多男生的傾心愛慕。”

  “白首不相離,得一人足矣,多了就麻煩了。”柯遠拍拍瑞朵的肩:“我們走吧,繼續聽音樂。”
( ←快捷鍵 首頁 上一章 返回目錄頁 尾頁 快捷鍵→ )
娱乐电玩城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