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為她而生的男人

更新時間:2019-11-21 08:00:00 作者:陌上楊柳 字數:2946

中秋前夕,滿月高懸,銀色的月光透過枝椏的空隙,折射在明亮的窗前。

  搖曳的樹影在窗上勾勒著墨畫,線條優美,畫作栩栩如生。

  柯遠一手挽著妻子瑞朵,一手提著商場采購的大包小包,興高采烈走進小區。

  拐過5幢樓的時候,看到路面管道正在維修,他溫柔地攙住妻子的腰,并提醒:“小心,前面有坑。”

  瑞朵卻朝他嬌笑一聲,松開他的手,蹦蹦跳跳地從裸.露在路面的粗大管道上跳過。

  柯遠疾步上前,緊跟在妻子身后,幾乎嚇得面如土色:“注意點啊!”

  兩人越過管道,一抬頭,便看到5幢4單元101正亮著燈。

  燈光反射在白色柵格玻璃窗上,正有一條纖挑的身影在客廳與廚房之間走來走去。

  柯遠看著影子,扭頭:“我聞到味了,是你愛吃的菜。”

  瑞朵開心笑了:“我最近開始喜歡喬喬這丫頭了,她做的菜可真香!”

  兩人邊說邊笑,走到家門前。

  柯遠一邊掏鑰匙開門,一邊低頭說:“起初,我還怕她過不了你的潔癖關,做飯還得帶口罩!”

  門開,瑞朵從柯遠手中接過大包小包,直接丟在玄關的柜子上,換上拖鞋,便迫不及待朝廚房走去。

  她拉開廚房推拉門,探進腦袋:“快好了嗎?”

  鐘點工喬喬戴著口罩,有條不紊地一邊炒菜,一邊回頭朝她微笑:“柯太太,菜都齊了,就差一味湯,還需要二十分鐘。”

  “浴缸里的水已經給您放好了,您可以先泡個澡,出來就差不多了。”

  瑞朵笑嘻嘻關上門,轉身去了衛生間。

  果然,浴缸里已經放滿熱水,喬喬還貼心地在水面上,灑了不少玫瑰花瓣。

  當瑞朵泡完澡,從衛生間挽著濕漉漉的頭發走出來的時候,一桌飯菜果然都已備齊。

  喬喬摘了口罩,正準備換鞋離開,瑞朵朝正坐在沙發上看手機的柯遠,低喚一聲:“柯遠。”

  柯遠立刻從沙發彈起來,摞下手機:“怎么了?”

  瑞朵給他使了個眼色,再比劃了下玄關的方向。

  柯遠秒懂,他馬上走到玄關,挑出一個精致的袋子,遞向喬喬:“這是瑞朵送你的。”

  喬喬看了一下包裝,急忙擺手拒絕:“這太貴重了,我不能要。”

  瑞朵笑著走到她身邊,有幾滴水珠恰好從包裹著的波浪發梢緩緩淌下來,順著她白皙的脖頸,調皮地滾進她的領口。

  喬喬不好意思地低頭,雙手交搓。

  瑞朵咯咯一笑,拽過喬喬的胳膊,將那件精致的手提袋子塞給她:“喬喬,我買睡衣的時候,正好買一贈一。你知道的,一樣的東西我從來不要第二件。”

  事實也確實是這樣。

  喬喬這才抬頭,張開十指,握住塞過來的袋子,露出不好意思的笑。

  她抬頭看了眼柯遠,又看向瑞朵,靦腆地開口:“謝謝。”

  “袋子里,還有一盒你最愛的提拉米蘇。”

  柯遠突然補充了一句。

  喬喬的胸口像淌過一條溫暖的小溪,流遍她心情的每個角落。

  她的眼角泛起一絲水霧,迅速扭頭:“謝謝柯教授,柯太太,我走了。”

  出了小區,喬喬的手機忽然收到一條微信:【生日快樂!提拉米蘇女孩兒!】

  落款是柯遠。

  她忍不住在小區門口駐足下來,默默把這條短信看了十幾次,反復抬頭看向5幢4單元的窗戶。

  透過燈光的剪影,她看到兩個身影漸漸貼合在一起。

  她這才回了微信:【謝謝柯教授!】

  她的嘴角一彎,看著【提拉米蘇】四個字,心里既甜蜜,又苦澀。

 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她一路盯著手機。

  她多希望手機屏幕再次亮起,可直到回到學校公寓,再沒收到柯教授的微信。

  她看到朋友圈,柯遠發的夫妻二人幸福回家的背影。

  一絲失落涌上心頭。

  .

  衛生間里,柯遠摘下眼鏡,兩指捏了捏鼻尖,雙手拄著琉璃臺,發了幾秒的呆。

  他凝視著鏡子里的自己。

  十幾年的時光,不知不覺從鏡子里溜走了。

  他從陽城大學的一名學生,蛻變成心理系教授。

  客廳傳來妻子瑞朵的呼喚:“柯遠,快過來陪我吃飯。”

  他再沖了把臉。

  拿來毛巾擦臉、手,戴上眼鏡,腕表,將儀容整得一絲不茍,才走出衛生間,臉上掛著寵溺的笑:“味道怎么樣?”

  “太棒了!”瑞朵看著色澤鮮艷的紅燒排骨,搖搖頭,直嘆息:“可惜我不能再吃了!”

  坐在對面的柯遠笑著勸她:“你吃肉又不長腰和大腿,怕什么。”

  瑞朵仍然搖頭:“那也不行,味道太重的食物吃多了,會影響褪黑素分泌,我才不想變成黃臉婆!”

  她說完,毅然放下碗筷,飄然而去。

  走進大廳,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扭過頭問他:“你們快放暑假了,喬喬不會回家吧?”

  柯遠放下筷子,想了想,認真回答:“喬喬今年考研,不會回家。”

  瑞朵松了口氣:“那就好,我可是十指不沾陽春水!”

  她甩甩嬌嫩細膩的雙手。

  .

  書房的臺燈下。

  柯遠伏案批改學生作業,瑞朵則坐在臥室床上看電影。

  她最喜歡看國外的舞蹈視頻,比劃著優美的舞蹈動作。

  “滴滴!”

  鬧鐘提示十點,她迅速鉆進被窩。

  柯遠一直在燈下忙碌,直到夜里十二點,才揉揉酸痛的胳膊,關上電腦和臺燈。

  瑞朵早已睡熟。

  他站在陽臺上,借著月光的余輝,取了個煙點燃。

  看著煙頭的火光一閃一熄,像是夜晚遙遠的星光和你捉迷藏。

  他看著遠山,不知不覺已抽完四五根煙。

  這才又去了衛生間沖涼,洗去一身煙味,刷牙后還特意含了漱口水,生怕被瑞朵嗅到丁點的味道。

  從衛生間出來,他在臥室門口駐足了片刻,最終沒有推門而入,而是直接躺到書房的沙發床上睡著了。

  月色漸漸西移,窗簾子上的那一點余光,也盡散在夜幕之中。

  次日。

  柯遠和瑞朵吃早餐的時候,瑞朵提到:“媽昨天打電話,讓我們過去。”

  柯遠點頭:“嗯。”

  瑞朵嘆了口氣:“我媽說,小江家里有事,最近要回老家一段時間,你說可怎么辦?我是真的沒時間。”

  她可憐巴巴地看著柯遠。

  柯遠伸手握握她的手,淡淡一笑:“沒關系,我來處理。”

  喝完牛奶,柯遠寵溺地抽紙給妻子擦嘴:“今天晚上,我得飛云京參加明天的學術討論會。”

  瑞朵抬頭:“干嘛周末去?”

  柯遠歉聲地對妻子說:“上頭指定的時間,我會盡快回來,然后去看媽,你忙你的。家里的活兒讓喬喬做就行。”

  他起身收拾碗筷,瑞朵則去臥室換衣服。

  突然,廚房傳來啪的一聲!

  瑞朵來到廚房,就看到柯遠正在彎身收拾地上的水杯碎片。

  他抬頭看她一眼:“沒事,奶杯碎了。”

  “我的牛奶杯?”

  柯遠抬起頭安慰她:“不打緊,前些天,我們旅游時不是買了一套情侶杯,喬喬洗好了,已經放在柜子里,你隨時可以用。”

  瑞朵嗯了一聲,正準備出門。

  柯遠沖凈手,幾步越過廚房,從臥室取出昨天送她的禮物:“等等。”

  瑞朵頓了一下。

  他來到她身后,撥開她的長發,直接掛在她頸子上:真漂亮!

  “我要晚了,學生還在排練室等我呢。”瑞朵看了眼墻上的鐘表,又照照玄關處的鏡子,抿抿紅唇,才滿意地換鞋。

  臨出門前,柯遠在門口拽住她,親昵地用手卷著她的長發:“我去云京,你想要什么禮物?”

  瑞朵甩甩棕色波浪頭發,紅唇微啟:“你看著買吧,我真得走了。”

  柯遠嫻熟地給瑞朵遞過奢侈小包:“周三我們和媽一起過中秋。”

  瑞朵接過包,拽拽柯遠的襯衣領,拋了一個銷魂的媚眼:“好!”

  柯遠轉身幫瑞朵拉開門,直到她下樓,看不到背影時,才合上。

  .

  云京郊區。

  飛機剛一落地,柯遠便給瑞朵撥了電話。

  無人接聽。

  “是在排練么?”

  周末晚上,臨睡前,柯遠不放心,又給瑞朵去了一個電話。

  可依舊無人接聽。

  他擔心地在屋里來回走動。

  同事笑著勸他,一個大活人能出什么事兒。

  第二天一早,柯遠打電話想提醒妻子吃早餐,不過電話還是沒接通。

  他真的擔心極了,他又撥了岳母的電話,也沒人接聽。

  就連撥喬喬的電話,仍舊沒人接聽。

  最后電話打到瑞朵同事那,瑞朵同事竟說今天上午沒有瑞朵的課。

  一整個上午,柯遠都在忐忑不安中度過,連學術討論會都顯得無精打采,同事小聲調侃他,你簡直是為瑞朵而生的男人。

  直到這天下午,遠在云京的柯遠收到警察的電話——

  “你妻子瑞朵被人勒死在床上,請你馬上回來配合調查。”
( ←快捷鍵 首頁 上一章 返回目錄頁 尾頁 快捷鍵→ )
娱乐电玩城娱乐